未成年禁入——黄?性?

但凡堪称伟大的艺术家,其艺术创作的最高阶段必然会探索身体、探索性。

(网络盗图)

不要谈什么忠贞,他们不对任何人而只对性本身忠贞。

 

一切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

 

对于国产好电影,小灰浅见,但凡在国际艺术类电影节声名斐然,国内被禁的电影必然是深度探究人性、探究性的优质文艺电影。比如中日均不讨好的《鬼子来了》,最后那颗头颅对可笑的国民性的嘲讽,比如小灰今天想聊的《色戒》《天浴》大尺度性事。

 


(剧情不在此赘述,看过电影后读文更好偶)

 

说起大尺度,众客官必然要冲着小灰会心一笑。(嘿,说你呢,心里没点逼数吗)

 

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非要那么细致而真实的刻画性,最直接最挑逗的噱头?

 


对于烂片导演,是。对于顶级导演,性是通往人性的钥匙

 

同样是大尺度,黄片露肉为挑逗性,艺术片说性为了灵,肉与灵的结合才能激发真正的“高潮”,有灵才是性学,为性而性只能沦为贱兮兮的偷窥以及迎合偷窥欲的卖肉。

 


《色戒》说: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电影版《色戒》天然且必然的要有性,要表现性。甚至可以说没有性事就没有《色戒》电影。

 


有必要如此直露的表现性吗?最高级的导、演不应该是四两拨千斤的克制?

 

《色戒》是不得不露,露了才能说得通、立得住、拔的高。

 

黄片性事走肾,艺术片性事走心。一个是动物肉性,一个是人的灵性

 

说说《色戒》三段大尺度性事。

 

第一段:王佳芝挑逗,易先生单纯的需要肉欲发泄。易是绝对主导,粗野甚至暴力。皮带抽打、捆绑发泄他“工作”的恐惧。


撕扯衣服是一种极度防备的搜身,后入是他不敢直视佳芝、不敢直视自己恐惧的外强中干,他也不敢让王佳芝直视自己,生怕她看穿自己的全部秘密。


两人始终是穿着衣服的,对于易先生来说这只是一次单纯的性而已,各怀秘密的两个人无法“坦诚相见”。结束之后,王佳芝嘴角一抹浅笑,笑易先生终于上钩,笑自己付出有回报。

 

很久不相信任何人的易先生开始相信王佳芝,而王佳芝也看到了他的寂寞。没有大尺度的性,就看不到性背后的痛。

 


第二段:相对第一次,两人已经是“坦诚相见”且有来有往了。心理防备在一点点降低,两性关系变成了势均力敌的平等


当王佳芝说出要一套公寓,易先生嘴角泛起一抹浅笑。笑的是王佳芝成了他的情妇,笑的更是或许他也有了一个心灵的栖所。这公寓是他给她的,更是她给他的。

 

这次之后,易先生开始对王佳芝说他的“公事”,王佳芝埋怨易先生不问自己的事。一个已近乎全部放下防备,一个开始吃醋、撒娇、小委屈。爱情已经悄然生长。性的和谐催生了灵的交融。但易先生终究是谨慎的,片刻的温情过后又生出坚硬的壳。

 


对于王佳芝想去他办公室的请求,易先生还是习惯性的疑问,但这也仅限于是习惯罢了,对她,这疑问已然不含半点怀疑,而变成一种不愿她插足危险,想保她周全的怜惜。



而他也开始把恐惧一股脑的倾泻给她,压抑了太久,他终于找到了出口。他近乎神经质一样的发泄自己凶狠血腥背后的胆小懦弱。

 


第三次: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王佳芝占据主导权。(女上男下),双方的眼神也不在躲避,他主动把所有秘密给她看。

王佳芝看到床头的枪,她蒙上他的眼睛,易先生没有一丝警惕的完全信任她。王佳芝抱着易先生,就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向母亲寻求温暖、安慰、要抱抱


她哭了,她已经深深爱上了他,她也永远的失去了拿起枪杀死他的能力

 

两人关系在三次性中不断变化

 

戏假情真,易先生不仅钻进王佳芝的身体,更像蛇一样钻进了她的心里。

 


只有残暴的性才能让易先生感觉自己活着,肉的交融升华为灵的依赖。两颗痛苦而孤独的心在性中撕扯、融合。

 

两人是泥塑的,是性让他们各自打破,而后融为一个。

 

就如王佳芝给易先生唱的歌。两人是知音、是情人、是患难之交···

 


“戒指游戏”是他给她最后的温柔,也是压垮她民族大义的最后一根稻草。

 

《色戒》——无性,便无人性。

 


民族大义?灵肉欢愉?性是对王佳芝的灵魂拷问,

 

凶狠走狗?怯懦小孩?性是对易先生的人性探寻。

  


但最终,这些残暴的欢愉,终究以残暴结局···

 

性是咋见之欢,美则经久不厌。《色戒》的性便是一种高级的艺术美

 

黄片的性,刺激生理产生快感。

 

艺术片的性,刺痛心理生发美感。

 

在来一部限制级—《天浴》。

 


《色戒》的性是灵肉结合,《天浴》的性是卖肉绝灵

 

《色戒》的性让两个孤独的人找到出路,《天浴》的性让一个无辜的人走向绝路。

 

它的性让小灰沉重。

 

第一次,镜头很含蓄,那是文秀自以为的青春爱情味道,青涩美好。

 


第二次,爱情幻灭,为回家,文秀开始动用自己唯一的本钱。红纱遮眼,心开始死亡,身体就仅是皮囊。手捧代表禁忌的苹果,尝了苦涩,或许能换来回家的红章章吧?

 


第三次,她竟然能跟对方玩起藏皮带的游戏。吃苹果也成了仅为了果腹充饥卑微不知耻的活。

 

第四次,身体完全暴露于外,仅剩的那点可怜的羞耻心也舍弃了,也便只有麻木的摇摆···

 


回家成了执念,人生只有梦魇···

 

除了性,小灰印象最深的还有文秀的几次清洗(大尺度)

 

将要离家洗澡,站起身望向窗外暗恋她的男同学。爱情的、亲情的、青春的、憧憬的、活力的,美好的身体值得一切美好的词汇。

 


草原上,老金为她搭起天浴,美丽的少女在辽阔的大草原沐浴,旁边还有拿枪的卫兵唱着圣歌护卫这姑娘,圣洁、自然、美好。

 

出卖肉体的几次,洗掉身体、更想洗掉心理的脏。

 


吹灯小心翼翼——拉上床帘却隐约可见——一丝不挂直露。老金在场的清洗越来越裸露,身体越来越赤裸,人性越来越麻木。

 

面对死亡,再一次天浴。洗去一切尘埃、污秽。

 


质本洁来还洁去。她终于干干净净的回到那圣洁的天堂、梦中的故乡。

 


滥性与专情(回家)的极度错位,赤条条的身体揭露血淋淋的事实,时代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文秀扯开来。精神的戕害,人性的异化通过性一点点将文秀推向绝路。

 


另外,电影有很多有深意的小细节、小物件。如:像监狱一样逃不开的窗户边框构图;

 


看似美好实则是让人产生幻相的罂粟花般的万花筒;

 

缝补她心灵帐篷的老金;

 

隔着破洞看到送别的家人与逃不掉的荒芜;

 


不同的车,不同鞋和越来越看不清的施暴者的脸···

 

最圣洁的西藏,最肮脏的性事···好讽刺的时代

 


诸如此类大尺度性事文艺片不胜枚举,仅举此两例。

 

性不仅是动物性,更是第一人性。

 

商业不可耻,巧言令色的商业才可耻。性不可耻,低级卖肉的性才可耻。

 


羞于谈性的文化传统,注定了我们只能看如《天浴》老金般只有茶壶没有茶嘴的阉割版。又或者时长不减的“伪完整版”(《水形物语》人工p衣服),又或者剪成“大头贴”···

 

与其这么绞尽脑汁的禁,电影分级?

 

说的太多了,小文很可能被封,能看且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