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眼by白花花


音乐/--

   无论你有多忙,请记得多来看看我。

“走眼


(微盘阅读原文     密码:G39P

百度云    密码:YPI5

http://vdisk.weibo.com/lc/3CJcyraPBfL7UfrUced

公开盘:https://pan.lanzou.com/b202557/


文案

两个渣攻彼此看走眼,都以为对方是老实人的故事。渣攻转受互相伤害
CP易然×林渡,小狼狗炮王攻×风流薄情受,不拆不逆不互攻。
想看互攻或者逆的不需要告诉我谢谢。
攻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洁癖慎入!


-----幽幽发过强推,最近有人求

我还在朋友圈发过,心疼的要命的就是这篇文 了。就很排毒。我 自己特别特别喜欢这篇文。感觉和我之前强推过的玩家 一部分类似吧。

(讲道理,很多人评价狗血,我觉得写得很有感情了。中间把我眼泪都看写出来了。你会看到根本停不下来。两个老司机互撩有趣!肉吃的一本满足!)

试读

第1章 

  “李少,那人到底来不来啊,人家都饿死了……”

  “小宝贝儿啊,之前是你说想见他的,如今我好不容易将人约出来了,总得给人家点面子吧。”李平朗揽着小情人的细腰,将人搂进怀里安慰道:“现在正是高峰期,堵车呢,晚点也正常……这样吧,我再打个电话去催催。”

  他说罢,伸手去摸桌上的手机,身后的包厢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抱歉,我来晚了。”

  林渡扯了扯有些歪掉的领带,抬头一看这房间里的人,眉心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又很快松开。

  李平朗立即迎了上来,“哎呦你可算来了……介绍一下,这是楚楚,楚楚这就是林渡,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咦,老兄,你近视啊?”

  林渡平时不戴眼镜,这会儿不知从哪翻出一副银框架在鼻梁上,配上这身正儿八经的西装,过于正式了——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楚楚靠在金主怀里,好奇的望着这位与李平朗称兄道弟的男人——李大少爷仗着自己老爹有钱,平日里除了游手好闲就是醉生梦死,酒肉朋友一抓一把,也没见着他对哪个这么客气的。

  何况这个林渡看起来……跟他们不像是一路人。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却见那人伸手将鼻梁上的镜片摘下,收进口袋里,“不好意思,刚开完会赶过来,没来得及换衣服。”

  楚楚才看清林渡嘴角生来便有个很浅的弧度,哪怕是闭嘴时都让人感觉那是在笑。他的五官算不上多么惊艳,配在一起却有种独特的韵味,高挺的鼻梁衬得眼窝深邃,配上那双狭长的凤眼,斜斜上挑的眉梢有些凌厉,却又被眼角的那颗泪痣化解了。

  跟这个冷冰冰的名字相反,林渡有一张天生的风流相——哪怕他穿着规规矩矩的正装,往那一站,却总有一种刚从窑子里出来的感觉,很不正经。

  与这一屋子少爷倒是有几分气味相投了……楚楚一边想着,矜持的点了点头,“林少。”

  “嗯。”林渡淡淡的应了句,声音里明明没什么感情,却总给人一种他很温柔的错觉。

  楚楚脸上一红,含羞带怯目光与那人遥遥相对,突然发现林渡的虹膜是那种很浅的棕色,被灯光一映,琥珀似的,仿佛含着一汪春水。

  他心下一跳,暗骂这是个妖孽。

  饭桌上,李平朗向林渡一举杯,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场面话,终极思想就是一个字,“喝”。

  他敬的是五十二度的茅台,透明的酒液盛在手指高的杯子里,看着没多少,喝下去却完全不那么回事。

  林渡倒是淡定,不卑不亢的一仰头,一连干了三杯。

  “……算给我迟到赔罪了,各位吃好玩好。”

  这群少爷沉默几秒,爆出一阵大笑。

  其中有个说道:“哎李少,你这朋友有点意思……”

  几杯黄酒下肚,先前的那点正经也没了,李平朗笑得开怀,大大咧咧的揽上林渡的肩,“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带来的……哎对了,红区街角新开了一家酒吧,高档的很,等吃完了哥俩几个去逛逛?”

  林渡冲他笑了一下,却摇摇头,“不了,最近休息。”

  李平朗一副见鬼的表情,“先前听小张说你安定下来了我还不信……哥们你怎么想的,不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啊!”

  等嚎完,又凑近了些,神神秘秘道:“真有能把你捆住的?什么时候带出来给咱见识见识,让我们林总吊死的歪脖子树长啥样……”

  林渡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人家就一小孩儿,还在上学呢,干净的很……我要是真把他带来了,还不得被你们这群狼活吃了啊。”

  他说这话时声音轻快,带着点儿愉悦的味道,像李平朗这种一起鬼混久的,立马就听出其中门道,大笑不止:“行啊哥们,几天不见口味变了,开始啃嫩草了……我说大学生你先前也没少泡,怎么这回这么认真?”

  “或许是年纪大了,玩不动了,好不容易逮到个顺眼的,难免会有金盆洗手的想法……”李平朗一听这话,话还没落又要开嚎,被林渡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

  “不过能不能走到那一步还没谱呢……指不定哪天我又回来了。”他漫不经心的扯着领带,歪斜的领口露出小片白皙的锁骨,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骚气。

  李平朗咂了砸嘴,瞅着身边小情儿看直了的眼,心想若真有人能把这妖孽收了,也算是为民除害。

  嘴上却是,“这才对嘛,男人,就是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放心吧,兄弟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随时欢迎回到我们的大家族……”

  这人贫嘴起来就没完没了,林渡翻了个白眼,顺手从桌上抄了酒杯举了举,“喝。”

  虽然那新开的红灯区还是没去成,但一晚上下来,菜没几口,酒灌了不少。林渡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有些发晕,在停车场边缘的椅子上坐下,掏出手机叫了个代驾。

  他有两个微信账号,一个是私人的,联系人统共不过十页,都是关系亲密的朋友亲戚;还有一个则是用来“玩”的,点进列表一排自拍头像,什么口味的都有,大多都是酒吧或者Party上加的好友,不过他这人喜欢干净的,大部分都只是暧昧几句的关系,上过床的少之又少。

  也正因为如此,林渡自然也成了圈子里争相抢夺的对象,一点是因为他够帅够有钱,另一点则是因为他够温柔。

  不管是上床还是分手的时候,都一样。

  李平朗没少说他像个中央空调,对于这一点,林渡不置可否——他承认自己享受这种暧昧的关系,却又不想更进一步的绑定……那太麻烦了,他想,一辈子那么长,凭什么只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不过他妈他姐隔三差五的就要来催,让他早些找个人定下来,他听的耳朵都起了茧,想着试试也未必不可,这才找到这么一个……

  林渡登录了第一个账号,在特殊分组里拉出一个名字,点开。

  “睡了吗?”

  过了一会儿,对方才回复。

  “没呢,刚洗完澡。”

  “这么晚才洗澡?”

  “嗯,刚才被拉出去打了一晚上球,出一身汗。”那人抱怨道:“这鬼天气真是热。”

  S市的夏天向来耐人,也就到晚上还有些风,此时一吹,倒有几分难得的清爽。

  于是林渡回道:“心静自然凉。”

  “哥,这梗我都从小听到大了,也没觉得三十三度的天有多么凉快,你就不能有点新意吗?”

  看着这长长的一行字,他却莫名觉得心情愉快,不由得笑了下。

  “行啊,热,你先休息吧,记得擦干水,别着凉了……”

  “知道啦。”

  另一边,打出这三个字的青年将微信退出,切换到QQ账号上,发现新拉的讨论组跳个不停,点进去一看,又是李平朗那家伙喊着有没有人出来鬼混,还配上了一段群魔乱舞的视频。

  易然还没来得及点开,就见那小子单独@自己,“大少爷回国了,不出来陪哥几个嗨一嗨吗?”

  提起这事他就一肚子火,噼里啪啦的道:“嗨个屁啊,老子现在勤俭持家。”由于在国外开销太大,这次回国他被大大限制消费,为此跟家里人吵了一架后,所有生活费被停,现在只能靠着卡里为数不多的存款生活,连租房都只能租这种连空调都没有的出租房。

  烦躁的翻了个身,易然抱着手机,英挺的眉在额心打了个结,他看着小群里不停传来的小视频,磨了磨牙。“妈的,都给老子等着……一个月,最多不过两个月,我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嗨场。”

  这里信号不好,他看着发送时转动的小圈,突然想起刚还聊完微信的人——那个现在是他名义上“男朋友”的小上班族,成天穿着古板的西装,带着一成不变的眼镜,整天叮嘱他做这做那,跟个老妈子似的……要不是脸还长得可以,加上他最近实在无聊,这种人,他碰都不会碰。

  所以最多再一个月……一个月内,他就会跟他分手,然后趁着老爷子放松警惕,偷偷出去找些乐子。

  世界那么大,树林那么多,他还年轻,要是不慎吊死在一棵树上……

  啧,想想都亏。

  第二天一早,林渡开着车过来接易然去学校,为了低调些,还特地选了一辆不怎么常用的别克,车身还是没什么特点的黑色,属于丢到马路上辨不出来的那种。

  易然虽然暂时没了的少爷身份,但到底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能打的绝不挤地铁,因此生活费愈发紧张,如今只能勉为其难的坐上了男友的小破车。

  “我给你买了早饭,公司楼下的煎饼摊……上次你说不要辣酱,这回我没叫他们放。”林渡扶了扶脸上的镜片,发动引擎,“系好安全带,慢点吃,别呛着了。”

  易然一米八六的大个子,挤在这矮小的前座着实不大舒坦,连忙将座椅向后调了些,基本抵上后座的椅垫。安全带横跨胸腹,将本就不怎么整齐的衬衫弄得皱巴巴的,这会儿正翘着两条长腿,大口大口的啃咬着手中食物。两个巴掌长的煎饼转眼就没了,易然咂了砸嘴,口中一股花生油的香味,把豆浆的塑料杯吸得吱吱响。

  与林渡不一样,他是那种偏向阳光型的帅气,锋利的剑眉又浓又黑,双眼皮很深,衬得眼睛极为有神,长而密的睫毛让大多女生自惭形秽,轮廓分明的脸庞仿佛匠人精心雕琢的艺术品,每一个角度都堪称完美……这样一个人,却偏偏生了一张薄唇,笑起时森白的虎牙探出一个小尖,添上一点儿与薄情相悖的可爱,欺骗性十足。

  易然放下手里的空杯,转着脑袋看了一圈,“你这车新买的?”

  “嗯,先前那个本来也旧了,被你那么一撞,保险公司都不受理赔。”林渡笑了笑,偏着视线去看那人挽起袖口下的右手,“骨头长好了?”

  “早好了,一点儿骨裂而已……”提起这事儿易然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你这车多少钱?”

  “不贵,我早就想换了。”林渡说着将车停在路边,自然而然的侧过身来,替他解开了安全带的扣子。“到地方了,下车吧,晚上要是没事我来接你,咱们去吃个饭。”

  那人身上有一股洗涤剂的味道,被空调呼呼一吹,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干净剔透,让易然都挂到嘴边的拒绝生生吞了回去,他看了眼林渡朴素的衬衫,以及崭新的新车,难得生出几分愧疚。

  两人的初遇说来也有些戏剧性,当时易大少爷才被扫地出门,兜里除了手机只剩一张存了些小钱的储蓄卡,正骑着小黄车往租房处去呢,因为心烦意乱横冲直撞,愣是在拐角处与开着车林渡撞了个满怀——结果自然是车毁人骨折,被对方打的送去了医院。

  易然黑着脸打好石膏,出门就见罪魁祸首站在门外,半倚着墙壁的模样显得那双被西裤包裹的腿特别长,他看得一愣,到了嘴边的脏话转了一圈,咕咚一声咽回去了。

  林渡那天刚去公司见一个长辈,所以打扮的异常正经,这会儿连平光眼镜都没摘,一身西装不是什么最新的款式,是他特地让助理买的旧款,落在易大少爷眼里,就显得过时了。

  “没事儿吧?拐弯的时候没看见你,不好意思……”明明是他的错,那人反而先开口道歉,易然眯了眯眼,果不其然等来了下文。

  “饿不饿?我请你吃顿饭,就当赔罪。”

  林渡也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圈里人都知道他最好的便是年轻键气的那一口,有段时间还特别喜欢找体育生,把人家小男生撩得都快走心了,一见势头不对,将人约到市中心一家昂贵的酒楼,在浪漫至极的一顿晚餐后提出了分手——对方先是一愣,后又苦笑了下,不但没哭没闹反而说了句谢谢。

  从那以后林渡对这类的好感大增,可惜再没找到这么合口味的,难得消停了一阵……结果今天就碰上了。

  林渡狩猎心起,面上却是不紧不慢的试探,生怕吓着了对方。

  易然挑了挑眉,赤裸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那人,发现林渡的打扮虽然刻板了些,五官长得还算不错,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自带一股亲和力,让人提不起生气的劲儿。

  于是他扯了扯嘴角,露出森白的尖牙,明明是挑衅,配上那深邃的眉眼,却有总一种莫名的阳光气。

  林渡看得心中一动,愣神的瞬间,对方却已给出答案。

  “好啊。”


END

“分享我吧,幽灵想去你的朋友圈玩一玩”

后台回复微盘”每get微盘使用方法

/历史阅读/

推剧  /推文

遇蛇by溯痕(心目中的独一无二)

野蛟戏傲鸟by偶然记得

我五行缺你by西子绪

温柔以待by吃素

 据说点个赞就可以到满意的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