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六晚 | 莫西子诗:自由的迷幻山歌专场

时间 | 2017.04.22(周六)

票价 | pre.80  at door.100

入场 | 19:30兑票  20:30开始

购票 | 【4月22日“新声代.无所谓”城市巡演 迷幻山歌 莫西子诗】http://c.b1wt.com/h.4Hb5LY?cv=X7ziLuzwwa&sm=466658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或复制这条信息,打开手机淘宝¥X7ziLuzwwa¥


以下内容转载自 街声

北京城方方正正,可Livehouse总是藏在弯弯绕绕的胡同里。找不到乐空间,我向不知守着哪个院子的保安小哥求助,他大手一指,说对面铁锅肥肠后边就是,我连忙道谢,穿过不宽的马路。

 

我猜铁锅肥肠的老板和客人并不知道,在他们附近,有一群听不懂彝语的人正跃跃欲试,等着跟随彝族音乐人放飞自我。

 

乐空间的一层和二层都站满了人,吧台边也早已坐满,大家都略显焦躁地等着莫西子诗出场。暖场歌手和工作人员台上台下往返重新布置器材,一个不留神,莫西子诗窜上了舞台,身形气场像是个不知名的乐队技师,台下的人来不及尖叫欢呼,就按捺下欣喜听他清清淡淡打了招呼,抱着木吉他唱起来。


莫西子诗个子不高,但总能爆发出力量


只一把木吉他,和一副从凉山出来的好嗓子,整个空间都被打开了。因为听不懂歌词,平日里莫西的音乐一般扮演背景音乐的角色,而在现场,你很难忽略莫西子诗声音里的生命力,嘹亮开阔的嗓音铺天盖地,像是给演出场地念了空间延展的咒语,西南地区那些崇山峻岭在乐空间拔地而起。

 

《当风儿吹过这里故乡已很遥远》和《失去的森林》被揉在一起开了场,他平时从没这么唱过,只是当天状态好,人也开心。莫西又唱了首彝语歌,乐队成员才上场,想不到的是,立刻就唱了《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全场的人似乎还没酝酿好情绪,就猝不及防地一起把自己的心砸个“稀巴烂”,向某个人许诺,“今生今世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表演间隙,莫西子诗用普通话、四川话和彝语同观众“三语”交流


“接下来都是听不懂的歌了,你们可以撤了。”早早把“大热金曲”唱完,莫西子诗一边给吉他调弦,一边打趣自己的歌迷。一首用情至深的情歌配以彝族的嗓音,当中的撕裂感也被当成了传达爱意的佐料,等到他完全回归自己的“迷幻山歌”,自由感如同从音乐中腾跃而起的鸟,扑棱棱冲出了人群。

 

音乐自由,表演自由,莫西教观众唱《丢鸡》,一定要唱得声势浩大才可以;台下的歌迷钦点下一首唱《妈妈的歌谣》,莫西当机立断“就这么定了”;唱《月亮与海》前,莫西也玩起了大型演唱会的招数:关场灯,观众亮手机,同样的事情由莫西来做,平添了一份朴实的浪漫。

 

乐队里有位同是彝族的女伴唱,几段solo都是不输莫西子诗的辽阔,声音在嘈杂的伴奏里甚至能呈现出群山回响的效果,而莫西却贼兮兮地说,都是让她瞎唱的。

 

另一个惊喜是野孩子的第一任鼓手陈志鹏,他敲击一面萨满鼓,莫西则吹起了口弦,舞台上,两个人开始即兴过招。陈志鹏近来做“自然音乐”,这次和莫西一起表演,萨满鼓也好口弦也罢,对于普通听众的耳朵略显突兀,却实打实还原出了大自然的气魄。


莫西子诗和乐队连着彩排了4、5天,也和陈志鹏即兴“赛鼓”


《越过群山》是当晚首唱的新歌,也是这次专场的主题。歌迷期待已久,只是当大屏幕上放出百度地图的广告短片、莫西煞有介事地介绍歌曲是为百度地图而做时,歌迷们还是忍不住“吁”了莫西。他也不在意,开口唱了歌,观众仍旧败在了他的好声音里。

 

唱完最后一首歌《投胎记》,乐队成员悉数下场,留下莫西一人应对台下不依不饶的安可。“要死”的呼声最大,莫西却装傻,反问“你们要死吗”,然后重新背起吉他,说不然唱那首吧——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Livehouse听到《康定情歌》的现场,还是忘词版的。


莫西子诗开场时说“早点唱完早点回家”,最后还是唱到了午夜


再多加唱了一首《阿皆路》,莫西和返回的乐队成员谢幕了。他提及当天还在彝族新年的末尾,说了一长串彝语跟观众道别,前半句观众还有样学样地回复他,学着学着舌头就打了结。

 

在四散的人群中,我回头看舞台,莫西子诗又回来了,笑嘻嘻地和歌迷逐一合影。



作为当代独立音乐不可限量的音乐人莫西子诗,他和他的音乐不加过多的粉饰,保持了自然心性。2017年4月22日晚上20:30,厦门Real Live,在这座“城在海上,海在城中”的土地上,听莫西子诗用音乐讲述原野上的故事,跟他一起回到故乡,寻找生命的钥匙。




 
点击图片查看近期演出




【4月22日“新声代.无所谓”城市巡演 迷幻山歌 莫西子诗】http://c.b1wt.com/h.4Hb5LY?cv=X7ziLuzwwa&sm=466658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或复制这条信息,打开手机淘宝¥X7ziLuzw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