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操蛋的日子里,活出一个耐操的人生




非常话题说2017年的第19篇文章






2017年6月23日,成都体育馆响彻一个名字:刘国梁。


中国著名乒乓球运动员许昕,马龙、樊振东及教练宣布退赛!同时,他们在微博上发布消息:这一刻我们无心恋战…只因想念您…刘国梁!

 

这显然是有预谋的宣战,有组织的进攻,直接表达了对国家体育总局撤掉刘国梁总教练职务的严重抗议!


有评论指出,这才是真正的世界冠军!相关部门立刻回应:严肃查处。

 

事件正在持续发酵中。有一篇文章的标题是《有一种兄弟情义叫肝胆相照/刘国梁和他的兄弟们》,说的是非常简单的道理,路见不平 ,拔刀相助,兄弟有难,挺身而出。

 

另一篇文章文章题目是《刘国梁事件凸显权力的傲慢和无礼》,说的是运动员罢赛事件,本质上是运动员对傲慢和无礼的权力的反抗。难道当事人认为的权力机构有错误并采取各种形式的反抗不应该吗?


前提是,“有意见通过正规渠道解决”的说法无疑是正确的,问题在于,纵观各类恶性案件的发生,之前当事人都是找相关机构的相关领导,一遍又一遍的口头报告,一遍又一遍的书面报告,不解决或解决不力…


两篇文章都被删除,原因是“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我的朋友、台湾学者黄力泓写道:如何在操蛋的日子里,活出一个耐操的人生?这个世界有智商、情商、睡商,当然也有挫败商,说到底,成功不过是脸皮厚,耐摔打耐挫折。

 

我不太接受“耐操”这个字眼儿,虽然他的用意是“抗打击能力”,我想用“反操蛋”一词,就像这次世界冠军的举动一样。

 

鲁讯曾哀叹说吃瓜群众还喜欢吃“人血馒头”,话音未落,反清义士谭嗣同被五花大绑押往北京菜市口问斩途中,吃瓜群众吐他口水。人头落地时,引来围观群众阵阵喝彩,就血吃瓜吃馒头,很香。

 

试试看,菜市场里有个小毛贼正在扒窃,街边上有个小混混正在欺负良家少女…你,敢冲上前去见义勇为吗?再试试看,几人受到不公待遇,有一人依法维权受到处罚,其他人等或明哲保身,龟缩不语,或反戈一击,陷勇者于不义…

 

昨天,于欢案二审消息:2017年6月23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欢故意伤害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于欢行为属于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这次宣判,依然通过官方微博进行现场播报,网民给予点赞,认为严格依法裁量,符合社会对公平正义的期待。

 

南方周末报道指出:现象级的于欢案背后是舆论与司法的良性互动。


三个月前,3月23日南方周末报道于欢案。三个月后,于欢案审结,公平正义再次彰显。这三个月里,媒体、舆论(包括广大网民)和司法机关密切互动,追求着同一个目标,就是还事实真相,彰公平正义。


但真相的立体呈现是一个在不懈探求中逐渐接近的过程,远非记者报道所能独立承担。


所以,媒体不能代替司法,必须尊重司法与程序正义。最权威的法律事实与真相应写在法院终审的判决书中,接受时间与实践的检验。司法与舆论都是推动法治进步的重要力量,期待司法与舆论的良性互动,共同促进法治中国建设,不断提升法治中国成色。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朋友、四川媒体人梁勤侠女士,在于欢一审被判死刑的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四个粗体大字:于欢无罪。这,就是见义勇为,这,就是公民作为!

 

值得一提的还有:我们上篇发表的《雅鱼宝剑,刺中精准扶贫乡野之痛》文章,引起社会广泛关注,雅安传来的消息是:

 

1,雨城区领导回复给赵本义的手机短信是:“已经转相关部门和领导专题研究并会及时答复”;纪委及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约谈相关涉事人员;

 

2,证据显示,文章所指属实:徐山村村主任施天华与承包人赵本义所签“转包协议“,未告之村支书余舰湖,未与涉地20户村民商议,也无20户村民签字认可。


目前,大兴镇政府已经派员与20户村民协调,要求村民认可该协议并补办签字等相关手续。村民代表白子平表示,瞒了我们一年,屡次反映无人过问,现在为了掩盖违规做法,急于让我们签字,是何居心?



在赵本义七年打造的基础上,“雨发展”在施工,施村长的私人性质的“在水一方”公司在经营,村民白子平说,他们扶了谁的贫?



另外,既然补办手续,为什么让我们签字的镇干部还口口声声说原协议有效!有效我们还签什么字呢?我们不签字,我们找赵本义说清楚。

 

3,正在确认的是,已经开始的“雨发展”的“雅鱼村”开发工程和徐山村什么关系?和徐山村村民什么关系?和村主任施天华几个人注册的“在水一方”股份合作企业什么关系?赵本义说,镇政府领导说他们给“在水一方”投入了打造雅鱼村的专项扶贫资金,正是在自己“退出”之后。问题是,镇政府与私企“在水一方”是什么关系?、



“雨发展”正在加紧施工,鱼塘所在20户村民说,在我们土地上施工,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4,赵本义说,6月23号(这一天发生了好多大事),大兴镇召开党员大会,镇上严书记说,“徐山村一组的村民都是宝器,人家非法把你们的沙石挖来卖了钱你们还帮到闹,微信(公众号)发文章又咋子嘛,电视台来我都不怕,我又没吃一分钱。”他在上面讲下面就有党员在议论说,人家赵本义如果是非法挖沙石照他这样说以前的大兴镇党委政府领导都是宝器了,因为是他们同意赵本义挖沙的,而且有协议。如果赵本义不闹大家还不知道“在水一方”是谁的呢。现在政府要占地,就口口声声说人家是非法的,有当时的依据也不看,太霸道,太傲慢了。


5,赵本义说,《非常话题说》微信公众号发文之后,谢谢各级领导的过问。我现在的问题是:我该拿回村长违约拖欠我长达一年的14万元呢?还是追究合同违约造成的巨大损失从而主张合同无效呢?


《非常话题说》想说,操蛋的人和事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难以避免,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反操蛋”。


像世界冠军一样,像革命先烈一样,像徐山村村民一样,面对不法侵害,团结一心,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操蛋”的人与事将会减少或得以纠正,我们的生活终至幸福美满。




往期阅读:




关于「非常话题说」

四川电视台《非常话题》,这是一个坚持16年的电视栏目,关注民生,讨论法理,促进难题的有效解决,文字兼具审美和态度。每周一期,不吐不快。



编辑 / 亨伯特

题图 / Pinterest

合作QQ / 281096635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非常话题说




不 吐 不 快  /  这 事 关 乎 尊 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