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即将抵穗连演21场音乐剧 陈松伶的养声法宝竟是吃辣椒

日前,全球经典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文版的新闻发布会在广州大剧院举行,宣布即将在11月16日起在广州演出21场,剧方还宣布剧中“唐娜”一角由香港著名女演员陈松伶担任。在本期独家专访中,陈松伶不仅分享了当初在面试参演时的故事,以及还自曝养声的方法竟然是吃辣椒?


▲年蔓婷(左一)、陈松伶(左二)、邱玲(右二)及温阳(右一)与剧方代表为《妈妈咪呀!》中文版站台宣传。


不介意观众比较前作

“我心中的热情不输别人”


在本季的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文版的演出当中,陈松伶获邀饰演“唐娜”。谈到这次从受邀面试直到答应演出此剧,陈松伶兴奋地表示:“我太喜欢这部剧了,完全是实现了我的童年梦想。”


▲(左起)温阳、陈松伶、邱玲在现场演绎《妈妈咪呀!》段落。


声屏报:当初是如何收到剧方的邀请?自己愿意接演的原因是什么?

陈松伶:我从小就很想参与两部舞台剧,一部是《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另一部就是《妈妈咪呀!》。在《妈妈咪呀!》早年举行世界巡演之时,我观看过各地不同语言的版本,真的十分喜欢这部戏。到了今年剧方打算重新演出中文版时,我惊喜万分,因为他们主动邀请我去面试。我入行这么久都没有经历过试镜,于是答应剧方前往“应聘上岗”。


声屏报:在面试期间你需要表演什么?

陈松伶:面试前他们会提供一段中文歌词让我背熟,到了面试当天,现场有中方与英方的制作团队,我就把准备好的演唱段落在他们面前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后来我听说还有其他女演员参与试镜,不过剧方都是错开时间,所以我也不知道谁是竞争对手。但是因为我太喜欢这部剧了,所以无论竞争多么激烈我都会全力以赴。


声屏报:后来是如何通知你中选了?

陈松伶:面试完后过了一段时间,剧方表示很想邀请我参与,因为中方与英方都很认同我的演出,我为此亦安排好工作档期。可能有些行内人都知道,接拍舞台剧的酬劳不会太高,而且前期准备时间也是很长,但是为了实现这个童年梦想,我也在所不惜。


声屏报:《妈妈咪呀!》这次在广州将举行21场,会担心体力上能否应付得到吗?

陈松伶:(大笑)21场(对我体力来说)是小意思而已,这季巡演听说是至少320场,所以考验也比观众想象中还要更大。


声屏报:所以已经开始为本季演出作前期准备了?

陈松伶:没错,已经开始要跑步练气,还要做好一些养声措施。(例如?)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吃辣椒来养声,而且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黑咖啡帮助提神,让自己的精神状态亢奋一点。


声屏报:《妈妈咪呀!》中文版之前有其他演员参演过,会否担心观众作出比较?

陈松伶:当然会担心,虽然我也有演出经验,也十分热爱这部剧,但毕竟之前参与过的演员都是大师级别,全是专业的舞台剧演员。这是我和她们之间的差别。可是我有充分热情,我连德语版、阿根廷语版、西班牙语版、日语版、韩语版等都看过几遍,这方面我是不会输给别人的。(大笑)


声屏报:你在1997年曾与张学友参演过经典音乐剧《雪狼湖》,现在再次接触对你来说是否更加得心应手?

陈松伶:我觉得之前的经验以及人生阅历让我现在的演出更加自如。参演《雪狼湖》锻炼了我的舞步技巧和台词功力,尽管时隔多年再踏台板,但我不会有陌生的感觉,反而很快就上手了。

 

 

为新戏反串饰演绅士

自曝几乎与女演员亲吻


除了为音乐剧密锣紧鼓地排练之外,早前陈松伶再度与TVB合作的新剧《危城First Lady》已经杀青。陈松伶在剧集里面以反串绅士的造型亮相,她更笑指这次是她从影以来的最大挑战:“这个角色好像女版的福尔摩斯,要经常查案,我还为了破案而反串追求剧中女演员!”

这次在《危城First Lady》中,我是时隔多年后再尝试反串造型,而且还跟剧中女演员有些感情戏份(笑)。因为我在剧中需要查案,在过程中代入了凶手的心理状态,几乎就跟杨卓娜(演员杨怡的姐姐)亲吻了。

据陈松伶透露,她在剧中原本是一名不懂人间烟火的贵妇,在家道中落后而搬到贫民区居住。后来为了方便查案,所以换上一身绅士装扮。

▲陈松伶在《危城FirstLady》中反串饰演绅士。


声屏报:自己在反串时有哪些小巧思?

陈松伶:(大笑)为了与男生一样,我要粘上很硬的假胡子,还要束胸,我觉得自己反串后挺帅的。除了在造型上的巧思之外,我愿意接拍这部剧是因为剧情真实反映了当时香港居民的生活状况,让观众有代入感。


声屏报:拍摄期间有否发生一些让你难忘的幕后故事?

陈松伶:有别于我之前参演的《全职没女》,《危城First Lady》是一部写实的正剧,可是在拍摄时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趣事。例如我们等拍戏时会经常吃东西,“炜哥”(演员陈炜的昵称)在片场会为我们煮猪皮鱼蛋,江嘉敏会买一大堆零食给我们吃,但她自己却不吃,结果导致馋嘴的我们全部长痘痘了,真的气死我了(笑)。除此之外,拍摄期间恰逢是香港气温最高的那几天,我的戏服又是非常厚的绅士装,我只要热到非常难受就会精神状态不佳,随时濒临崩溃状态,所以那几天是最难熬的日子。

 

调理身体靠老火汤

“当初是丈夫想喝才研究”


刚拍完剧集《危城First Lady》就要紧接排练音乐剧《妈妈咪呀!》,如此高强度的工作频率,未知陈松伶有否一些调理身体的秘招呢?

陈松伶:我平常会吃灵芝粉以及维生素C以维持最佳状态,广东人最爱的老火汤当然是必不可少。我现在煲汤挺厉害的,当初是因为丈夫想喝所以才去研究,现在最拿手的汤水是花胶汤和乌鸡汤,可以滋阴补血。只顾着工作,难道丈夫张铎不会有微言吗?陈松伶早前受访时曾表示:“我们之间有个规定,就是不可以长时间不见面,最多只能以一个月为限。”


3年前,陈松伶曾接受本报独家专访(1385期B04版),她当时也分享一个仅限于她与丈夫之间的相处之道。她表示:“我们有个有趣的相处方法,就是‘计分制’。例如今晚决定去哪里吃饭,普通人可能会说‘随便吧’、‘你决定’、‘都好吧’等。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是实在的答案,所以我会问丈夫‘10分满分,你是几分想去(某个地点吃饭)’,丈夫如果说‘8分’,就代表他想去,但如果是3、4分,我就另作选择。所以我们之间的决定都会很明确,不会模糊猜度。”

除了分享与老公的甜蜜生活之外,陈松伶在3年前因经营一间女性内衣店而登上各大报纸的娱乐版头条。她当时表示开店是因为受到干妈郑明明的启发,想教导女性如何正确地穿戴内衣,因为这是跟身体上的乳腺以及淋巴息息相关。

▲陈松伶与张铎结婚至今仍十分恩爱。


声屏报:感觉你今年都挺忙的,内衣店还有时间兼顾吗?

陈松伶:内衣店依然有在营业,不过我目前会把精力放在演艺事业上,店铺的生意会交给专业的管理人才去打理,这样分工合作我也比较放心。


▲陈松伶送给本报读者的亲笔独家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