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狼人》第30章


“轰!”

一声突如其来的炸响,搅扰了罗杰的美梦,小楼二层靠着最东侧的一扇窗户被剧烈的爆炸轰的粉碎,爆炸产生的火舌从破碎的窗口喷出来,如同火蛇的蛇信。

一名手持防暴盾牌的SWAT警员,被爆炸的冲击波轰出窗外,直接从二楼坠下,重重的摔在楼下草坪上,不知生死。

这爆炸是手榴弹造成的,罗杰不用去看就能判断出来,这些该死的家伙竟然配备了手榴弹!

受到这一声爆炸的影响,四周的邻里住户中开始有人探头探脑,胆子大一些的,甚至穿着睡衣就跑出来围观。

罗杰并不想把这次的抓捕行动搞大,毕竟他的目的是抓人而不是把人吓跑,眼前这一幕绝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幸运的是,随着这一声手榴弹的炸响,整个行动也进入了尾声,对讲机内开始有SWAT的警员传来清空战场的消息,不过五六分钟之后,冲进楼内的警员陆陆续续的退出来,他们带出了五名伤者和两具尸体。

两具尸体属于潜藏在这里的毒贩,而在五名伤者中,也有三人是被俘的毒贩,五名潜藏在这里的毒贩全部被捕,无一逃脱。

采取行动的警员在解决战斗之后,迅速押解着受伤的毒贩撤离,罗杰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撬开他们的嘴,得到他需要的情报,对他来说,现在时间就是一切。

可罗杰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带着人采取突袭行动的时候,离着足科医院不到五百米的一栋临街民居内,两双阴鸷的眼睛从头到尾的观摩了他的全场表演。

两只眼睛的分属于两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墨西哥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壮硕,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跨带背心,下身却是一条宽肥的作训裤,裤腿塞在一双高筒的黑色圆头军靴里。

此人留着平头,近乎四方形的脸上布满了横肉,左侧的腮帮子上有一个圆形的伤疤,硬币大小,应该是被子弹打穿脸腮后留下的。

他便是冈萨雷斯·杜兰,前墨西哥“空军机动队”成员,军衔为中尉,曾经在美国、德国、法国等诸多国家接受过特种训练,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特战队员。

说起来也足够讽刺,1986年的墨西哥,为了保证世界杯的顺利召开,决定成立一支专门的特种部队,当时的墨西哥政府并不相信自己的警察队伍,所以,这支部队的全体成员,都是从军队中挑选出来的所谓忠诚士兵。

86年的世界杯结束之后,这支特种部队被安排到塔毛利帕斯州清剿海湾贩毒集团,不过短短的是四五年之后,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便带着超过30名成员投靠了海湾集团,成为了该组织下属的杀戮机器。

在杜兰的身边,另一个与他同样的壮硕,只不过个头要矮了不少。他的身上穿着一身西装,脸上却满是暴戾之气,不是卡德纳斯兄弟中的奥西埃尔还能是谁?

看着不远处那些缉毒局的车迅速开走,奥西埃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他转过身,径直走向不远处的一张沙发,在坐下的同时,从面前茶几上一个雪茄盒内拿出一枚铜管。铜管中是雪茄,而且是高档货。

“现在我们做些什么?”杜兰跟着他走过来,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问道。

“什么也不做,等那些美国人的消息,”奥西埃尔把玩着手中的雪茄,随口回答道,“以那些美国人办事的效率,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传过来。”

“你就不担心那些美国人起疑心?”杜兰问道,

“起疑心又能怎么样?”奥西埃尔将铜管中的雪茄取出来,横着送到鼻子下面嗅了嗅,说道,“难道说,他们不想抓到我那位阿尔雷多舅舅吗?还是说,他们不想抓到麦格农那个老家伙?不,他们当然想,所以,我只是稍稍帮了他们一个忙而已。为了抓到阿尔雷多舅舅,美国人可是开出了200万美元的悬赏,我现在帮了他们,却不会去索要悬赏,他们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

杜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不过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却没有人能够猜的到的。

奥西埃尔并不像别人印象中那般的鲁莽,事实上与他平素的表现恰恰相反,他是个很有头脑、很有想法的家伙,平素的表现,不过是一种伪装罢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对人心的把握非常到位,所以很会收买人。

冈萨雷斯·杜兰当年的叛逃,就是他在幕后操作的,他不仅收买了杜兰,还腐蚀了杜兰手下的众多特战队员,而类似这种高难度的收买,可不是一个莽汉做得到的。

既然能够收买杜兰,自然也就能够收买别人,包括阿尔雷多身边的某些人,包括麦格农身边的某些人,甚至包括美国的一些警察和缉毒探员。

MS-13与麦格农发生冲突的时候,阿尔雷多听说奥西埃尔会亲自到休斯顿来,立刻作出安排,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将自己这位早已威胁到他的侄子干掉。可他却不知道,这个他准备利用机会,恰恰是卡德纳斯三兄弟为他精心准备的,他才是那个跃跃欲试,准备吞下诱饵的猎物。

不仅如此,奥西埃尔还没打算自己动手除掉舅舅,他把这个机会让给了迫切想要立功的美国人,为此,他还专门在休斯顿的CIA探员中收买了一些人。换句话说,即便是没有来自罗静元的消息,罗杰早晚也会知道阿尔雷多前来休斯顿的情报。

既能除掉阿尔雷多,自己又不用损失一兵一卒,甚至还不用为背叛舅舅背上骂名,这种一举三得的事情,才是奥西埃尔最喜欢去做的。

奥西埃尔不是个很喜欢说话的人,杜兰也是沉默寡言,房间里很快陷入了安静。

时间就在这种安静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约莫过了四十多分钟,茶几上的电话突然叫响,那铃铃的声音很是突兀,能把人吓一跳。

奥西埃尔放下手中始终没有点燃的雪茄,拿过电话上的听筒,简单的交谈几句,很快又将电话挂上了。

“怎么样?”杜兰有些耐不住性子的问道。

奥西埃尔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起身走到窗户旁边,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朝外看去。

已经是深夜,窗外那条不是很宽的公路上还亮着灯光,而在街道对面,可以看到的几栋别墅都熄了灯,到处都是一派寂静的景象。

“麦格农死了,”就那么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他才吐了口气,说道,“阿尔雷多被美国人抓获。”

“查雷呢?”杜兰追问道。

奥西埃尔转过身,借着客厅里并不是很亮的壁灯,可以隐约看到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查雷,跑了,”右手紧握成拳,奥西埃尔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跑了?!”杜兰愕然。

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根据奥西埃尔在那些美国人中安排的内线反馈,这次的抓捕行动可是联邦缉毒局与CIA联合执行的,为了抓捕行动的顺利,他们不仅动用了CIA与DEA的大批警力,还调用了休斯顿地方警局的SWAT行动队,如此的兴师动众,竟然还让查雷那个家伙逃掉了,这些美国人是吃干饭的吗?

查雷逃脱,这件事对奥西埃尔来说很麻烦,他甚至可以容忍阿尔雷多逃脱,也不能忍受现在这个事实。

在如今的海湾集团内部,阿尔雷多只不过是象征性的首领,他不仅年纪大了,手里也没有多少实权,能够掌握的力量相当有限。

可查雷就不同了,他在集团内扮演的角色,类似于打手的头,手底下不仅有自己的地盘,还有很多悍不畏死的杀手,过去,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阿尔雷多才始终稳如泰山的坐在首领座位上。

按照奥西埃尔的计划,这次的休斯顿之行,他是要将查雷一块处理掉,可谁知最后却还是让他跑掉了。而一旦这个家伙平安回到墨西哥,今后再想收拾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怎么可能让他跑了?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杜兰皱着眉头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确是猜对了,可惜的是,这话没能引起奥西埃尔的重视。

“马上收拾东西,咱们回墨西哥去,”脸上的表情凝结如冰霜,奥西埃尔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能让这家伙活着回坦皮科。”

坦皮科是塔毛里亚斯州的一个港口城市,那里是查雷的地盘,也是他的老家,他在那里实力雄厚,一旦他回了那里,奥西埃尔即便成了海湾集团的新任首领,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杜兰抿着嘴唇,一声不吭,转身快步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原本应该是万无一失的计划,最终却出现了一个天大的纰漏,这令奥西埃尔非常的恼火,就在杜兰走进卧室的同时,他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一脚将沙发前的茶几踹翻在地。

(完蛋,今天食言了,没能弄出两章来,主要是大书荒那边催得紧,弄了三章《彪悍的重生》出来,没办法,顺延吧,明天争取补上——话说,不知不觉竟然十多万字了,嘿嘿,好久没码这么多字了。)